中国经济到了必须实话实说的程度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07日 | 来源:银河娱乐游戏网站 | 关注267


            对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形势,各有各的说法,很正常,不同的利益群体,各取所需,愿意相信那个都可以,这也很正常。按照安邦咨询(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的说法,从国家队,到野战军,再到各路神仙和游击队,我们什么也算不上,最多也就是乡野村夫,不过到了现在的阶段,恐怕再不实话实说也不行了。明年真的是“保6”的问题。
            根据一般的经验,凡是让大家不满意的判断,大家都习惯有一个本能的反映:你有数据吗?也就是大家都希望要用实际同样靠不住的数据来证明你的判断是靠不住的。事实上,由于不可言说的原因,中国的统计数据一向存在种种问题,无论是统计的中期数据,还是最后的结果数据,如果到了数据能够毫无疑问地证明中国经济增长已经低于6%的时候,基本上一切都晚了。所以,现在的判断就非常重要,政策赌注别无选择就只能押在了判断之上。判断对了,一切都好;判断错了,只好请宣传部门再开神仙会了。
            现在的时刻,到了放弃一切犹豫,采取行动的时候,尤其是两个非常糟糕的“犹豫”必须坚决放弃。
            第一个必须放弃的犹豫是,是不是真的到了“保6”的时候?7%不可能吗?6.5%不可能吗?外部环境又会怎么样?经济增长的变量因素从来就非常多,而所有这些因素又都可能发生改变,凭什么说那些都不可能,只能“保6”呢?对于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是要看到,年末时分的中美贸易战实际是生产活动的加速剂,没有中美贸易战还不会玩命生产这一段时间呢。如果未来中美贸易战因素变缓和了,那么这只是一个对未来经济增长的不利因素,而不是一个有利因素。此外,外部环境中的美国因素也渐渐出现问题,美国经济增长也可能放缓,甚至出现危机,导致外部需求放缓,所有这些都指向6%的经济增长率。
            第二必须放弃的犹豫是,“保6”有那么严重吗?很多人在想的一个问题是,即便是只有6%的经济增长率,那又能怎么样?情况有那么严重吗?实际上,“保6”的情况对中国来讲真的很严重。首先是增长的缺口太大,对比以往的经济增长率,现在完全拦腰一刀,这么大的缺口不好弥补,一定会以各种麻烦和问题暴露出来。其次,大量政策要半路刹车,政策方向要重新变道,干部队伍不知所措,这是无法避免的问题,不是挥手向前走那么简单,一定需要时间加以解决。
            所以,现在2019年经济增长“保6”的问题上不能再犹豫了。不能再讲究辞令、云山雾罩了,如果再犹豫下去,问题和麻烦就会更加突出和急迫,不是问题的事情,也会变成毛病和问题;有问题的事情,则一定会变成大麻烦和大毛病。经济活动与政治活动不一样,经济活动与政策的关系,愈直接、愈清晰、愈明确,对经济活动愈好,愈是有利于经济增长恢复活力!
            其实,中国这样的经济体,政策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政策想做的话,做好做坏不一定,但政策一定会有效,这是肯定的。
            安邦咨询的首席研究员陈功曾经讲过政策研究,他说,政策其实没有什么政策科学,这是一个操作性很强的领域,有很多的技巧,说它变得复杂和专业了是可以的,但要说是“科学”,那就是为教授找饭碗呢。陈功指出,在任何一个国家要玩好政策,主要就是要懂得玩好大神、工具箱、棋手和主持人这“四大神通”。
             “大神”是搞预测和判断的,准不准确就看这位“大神”的,什么政府部门和统计、数据等等,那都是一个大概齐的材料,最后还是得看“大神”的判断,“事后诸葛亮”那种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哪个国家都有自己可以依靠的“大神”,纳瓦罗就是美国的一位大神,折腾得中国真够呛。“工具箱”,玩的是政策储备,平时就要有研究储备,要有长周期的准备,不能临时抱佛脚,花了这么多的钱在研究院所身上,要的就是这个。“棋手”是政策操作,再好的政策也是要一步棋、一步棋走出来的,踏错一步就是麻烦,步步踏错那就肯定要走向深渊。最后是“主持人”,必须要有人解释,有人点赞,否则根本没人明白的,政策如何转化为大家的行动?为了明年的“保6”,一定要运用好政策的四大神通,全部调动起来,让中国经济走稳并且略有上升,这是正路。
            从2019年面临的环境来看,政策重点抓什么,还真是一个大问题、大挑战。陈功曾经说过,政策不能跟着舆论走,“舆论制胜论”要不得的,政策部门一定要冷静,要有自己的主见和定力。减税就是这样,舆论很热闹,但恐怕除了金融以及少数行业之外,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大。政策部门要真下力气把现实经济环境中的重点部门的成本组成摸清楚才好。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曾经提供过一条逻辑的思路,那就是搞活民营经济,推动投资和消费,拉动股市和房市,扩大市场空间,然后用市场空间做筹码,推动改革,调整制度,逐渐实现战略大目标。而要启动起来,关键是财团经济要搞起来。把民营企业组织起来,强化自我管理,减税、信贷、管理、市场、供应链、政策甚至包括企业家的生活方式一揽子解决方案,要实现这一点不难,一份中央文件而已。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陈功曾经说过,基本不看中美贸易战,没什么可看的,都在掌握之中,只要特朗普把俄罗斯的问题处理好,就没大事。一切尽在不言中,真要看的,是中国经济增长自身的问题,2019年“保6”就是我们的一件大事。(ACG)